对于巴黎圣日耳曼而言,一个多月前在安联球场的那次溃败,仿佛是数年噩梦的昨日重现:2016/17赛季16强战首回合4球优势在手的情况下,他们在诺坎普被巴塞罗那完成一场6比1的极限翻盘;去年1/8决赛次回合剩余最后半小时,波切蒂诺的球队手握2比0的总比分,最终却成为了本泽马17分钟戴帽的背景板……

在俱乐部上下极其看重的欧冠赛场,大巴黎的雄心不止一次地过早化为镜花水月。作为世界上最富裕的俱乐部之一,他们纵使国内奖杯拿到手软,却始终无缘攀向欧洲舞台的顶点。

虽然被挡在欧冠八强门外,对巴黎来说早已不是新鲜事,但在俱乐部多年投资甚至重金组建了梅西、内马尔、姆巴佩的足坛恐怖组合后,此次出局无疑更是重重一击,时至今日场内外的余震都愈演愈烈。

3个月前,当阿根廷队在卢赛尔体育场举起大力神杯,卡塔尔人对于梅西的狂热与重视,让大多数人以为,梅西和巴黎延长合同将只是走个形式的问题。

然而,随着巴黎圣日耳曼在欧冠赛场上再次倒在8强门口后,面对实际上只剩下不到10周合同,梅西与巴黎双方对待续约问题的态度,也变得暧昧起来。

对于即将年满36周岁的梅西来说,在捧起大力神杯的那一刻起,他的职业生涯就已经没有任何遗憾。因此梅西的去向实际上更多取决于他本人对未来规划:趁着尚有一战之力再冲击一下俱乐部荣誉,亦或者到美国、中东最后捞一把金。

而摆在巴黎续约梅西面前的最大阻碍,就是球队始终没能让梅西看到球队发展的前景。赛场之上,球队始终没能突破欧冠八强魔咒;赛场之外,曾在2020/21赛季率领里尔掀翻巴黎法甲统治的核心——主帅加尔捷与体育顾问坎波斯,在上任一年来除了去年夏天为球队留住姆巴佩之外,几乎再无建树。

结合梅西和球队目前的状态,巴黎想要续约梅西,最实际的做法就是给予梅西更多的权限,比如让梅西参与管理层的运作、或是在球队引援方面让梅西占有一定的话语权。

但问题在于,这个权利如今已经独属于姆巴佩,这位法国球星是否会愿意与梅西共享,我们不得而知。

从去年夏天签下那份带有「可以决定俱乐部引援」条款的天价合同开始,「姆总监」就成了姆巴佩的新绰号

2月份首回合主场败北后,姆巴佩就曾表态自己在王子公园的未来与欧冠成绩没有必然联系,「如果将我的去留在与欧冠联结,而不是表现为对俱乐部的不尊重,我可能已经离队许久。我不认为和拜仁的两回合比赛会有多么重要的影响,我现在就在这里,而且也很开心。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让俱乐部变得成功更重要。」

考虑到姆巴佩尚未进入合同年的现状以及近期言论,巴黎俱乐部内部也许会稍稍放心;然而已姆巴佩的性格和年纪来看,球队在欧冠赛场接二连三过早折戟,也有可能成为这位球星加速离开的导火索。

事实上除了梅西和姆巴佩之外,俱乐部另一位头牌内马尔,在球队的处境也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刚刚完成脚踝手术,将缺席本赛季所有比赛的内马尔,自冬窗开始就与转会离队的新闻牢牢捆绑在一起。对于这位已经年过30的巴西球星来说,当初顶着世界第三人称号,最先来到巴黎的他,却在姆巴佩和梅西相继加盟之后甚至沦为了球队的第三人——前者是法国、巴黎的双料太子,后者则是当今足坛毫无争议的GOAT。

自2017年加盟巴黎以来,无论是个人奖项还是俱乐部荣誉,内马尔几乎寸功未建,欧冠赛场的连年出局后,正值球员黄金年龄的内马尔是否还会继续在巴黎甘居人后?同样球队高层也意识到,俱乐部必须开始自己的重建工作,重新打造一支有机会夺冠的球队。

从大巴黎的角度来看,24岁的姆巴佩自然是球队核心的最佳选择,31岁的内马尔或许则是可以选择放弃的目标。

更重要的是,同样受困于欧冠出局带来的经济损失,对于巴黎而言即便梅西、内马尔等人留队意愿强烈,俱乐部很可能也无法同时留住几位球星。

凡是一家俱乐部参加欧冠小组赛,便可获得1564万欧元(约合1390万英镑/1640万美元)的奖金。小组赛每取胜或打平一场,对应的奖金分别为280万欧与93万欧。

巴黎本赛季小组赛取得4胜2平,揽得约1300万欧的奖金与晋级淘汰赛960万欧元的奖励。如此一来,在与拜仁的两回合开踢前,法甲冠军通过本赛季欧冠已入账3830万奖金。

毫无疑问,巴黎本赛季的欧冠奖金还存在着更丰厚的可能。根据欧足联的奖金分配细则,后续阶段获得的回报更加可观。闯入欧冠1/4决赛的俱乐部将收获1060万欧的晋级奖;若能更进一步挺进四强乃至决赛,晋级奖金将达到1250万欧/1550万欧;最终问鼎大耳朵杯,可额外获得450万欧。

这还不算全部。对于以欧冠或欧联杯冠军身份获得欧洲超级杯资格的球队,欧足联会发出350万欧的参赛奖金;在夺冠的情况下,还将有100万欧收入囊中。如果在之后各大洲冠军同场竞技的世俱杯折桂,将斩落460万欧的奖金。如此仅在奖金一项,大巴黎可能已经损失了超过5000万欧。

众所周知,巴黎由「卡塔尔体育投资公司(QSI)」所有;QSI则是该国国营主权财富基金——卡塔尔投资局旗下的子公司。这家首都俱乐部的背后,几乎是一整个国家的财力。

不过从「财政公平法案(FFP)」的角度,欧冠奖金对于巴黎依然有着重要意义。2014年,法甲新土豪曾因违反FFP向欧足联支付2000万欧的罚款;去年九月,欧足联在对各俱乐部2018-2022年财政盈亏平衡状况后,裁定巴黎未能遵守规定。

在没能过审的8家俱乐部中,巴黎吃到的罚单总额最多,总金额高达6500万欧元。其中,有1000万欧被要求无条件支付——这笔钱可以直接打入欧足联账户,也可以从巴黎参加洲际比赛的收入扣除;另外的5500万欧则取决于巴黎未来三年内能否达成欧足联在财政公平方面的目标。

以此看来,欧冠收入的数额虽算不上PSG入账的最大头,但是这笔收入对于球队规避FFP有着重要作用。

根据《队报》统计,本赛季巴黎圣日耳曼创下了职业足球俱乐部有史以来最高的年度工资账单,一线万欧,全队工资总额达到了7.28亿欧元,占据了整个法甲薪资总额的37%。

虽然本赛季巴黎不会受到任何额外的处罚,但面对如此高昂的薪资账单,巴黎的管理层将需要尽快找到经济杠杆,以避免受到非常严重的制裁。一旦导致球队无权参加未来的各项欧战赛事,那么对于巴黎而言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因此捉襟见肘的财政问题,也让球队在面对梅西、拉莫斯的续约,以及内马尔这样合同金额巨大的老将上面,很难有操作空间。

即使通过球员的出售,失去梅西、拉莫斯,巴黎圣日耳曼在经济层面的损失尚能接受,那么迎接俱乐部真正的当头棒喝是什么?

一支大牌云集、星光熠熠的球队不应屡屡被挡在八强门槛之外,但这对于法甲冠军似已是常态。翻看进入卡塔尔资本时代以来的欧冠参战史,巴黎仅有两个赛季获得四强门票,闯入决赛的经历更是仅有2019/20赛季的一次。欧冠给予法甲巨无霸的回忆,大多苦涩不堪:算上本赛季,他们在过去七年里五次倒在16强。

纵使姆巴佩、内马尔与梅西三大顶星的存在将俱乐部的关注度与流量提升到了新的高度,巴黎的管理层依然深知:只有赢得欧洲最高水平的俱乐部赛事,他们在竞技层面的夙愿才可能兑现。这也是收购巴黎实现政治层面的一大目标之后,中东金主最为迫切期盼的。

作为一个面积仅有三分之二个北京的国家,卡塔尔能击败美国拿到世界杯主办权,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们与巴黎圣日耳曼的政治联姻。

2010年,卡塔尔人用收购风雨飘摇的PSG换来了法国方面对自身申办世界杯的支持;从入主王子公园以来,大巴黎便是中东土豪为本土世界杯造势的政治资本。

去年年底卡塔尔人家门口设擂的豪门盛宴上,大巴黎成为俱乐部层面当之无愧的大赢家。球队两大顶星姆巴佩与梅西会师决赛、且贡献统治级表现;阿什拉夫则代表摩洛哥创造了阿拉伯与非洲足球的历史、在阿拉伯世界与巴黎队友会师四强。卢赛尔决战落幕的那一刻起,人们开始期盼:属于巴黎的下半赛季也会像世界杯一样成为经典。

然而当真正的大场面来临时,巴黎将士重复了以往的举止失范。欧冠的失利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继续成为他们的梦魇,即使在本赛季末捧起卡塔尔人入主11年来的第9座法甲锦标,起到的安慰作用也聊胜于无。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支球队拥有夺取欧冠的金科玉律,但对于巴黎圣日耳曼这支花费重金打造的豪华之师,仅从俱乐部的薪酬角度,他们似乎就不应该在淘汰赛首轮以如此方式黯然谢幕——即使有部分引援以自由转会方式完成。

一连串沉重的学费,究竟何时能为这家俱乐部换来从0到1的突破?没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