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切斯转会曼联是这个冬窗最引人关注的交易之一,不少红魔球迷一直在等待最后的官宣,作为红魔铁杆的国内艺人鹿晗也在微博上写道:“桑切斯的树到底能不能下?”如今对于只有传言,没有落锤的足坛转会,球迷都用“爬在树上”等官宣作为比喻,而这棵“树”当年就是阿森纳球迷种下的。

在足坛各个球迷团体中,能做到对自己钟爱的球队不离不弃的不少,但在不离不弃的同时,还能不忮不求,自娱自乐,并发散出文艺气息。枪迷真正做到了“枪在手,跟我走,不管子弹飞多久”。

“足坛段子一石,枪手独占八斗”可不是说说而已,20年来,阿森纳和枪迷们为世界足坛贡献的段子、梗不计其数。

近来树上的曼联球迷不少,挂在树上的阿森纳球迷更多,在姆希塔良和奥巴梅扬没有正式加盟前,阿森纳球迷绝不会下树。因为这棵“树”原本就是阿森纳球迷种下的。

当年阿森纳号称48小时之内引进伊瓜因时,有个国内的球迷就发了个帖子,戏称村里WIFI信号弱,自己爬在院子里那棵老槐树上,也是信号最好的地方刷新闻,“谁告诉我48小时是怎么回事啊,我现在还在树上呢……”

于是现在每个英超的冬窗、夏窗,甚至是NBA、中超、CBA的转会期时,树上都会挂着无数的球迷。

造成这位枪迷无法下树的伊瓜因最终并没有加盟阿森纳,当时他已经离开了皇马,媒体都拍到了他光着膀子在阿森纳体检室做体检的照片,但最后伊瓜因转会了那不勒斯。从此阿森纳的体检室成为足坛最神秘的房间。

当然伊瓜因没能加盟阿森纳也没什么关系,至少温格并不在乎,在那个转会窗口关闭后,温格表示阿森纳不需引援,“因为最强之人已在阵中”。

这句话被浓缩成“三字体”,类似的语法之后频繁出现,与阿森纳相关的也不少,比如七存息(七千万英镑存银行收利息)、迪复强(迪亚比复出相当于完成一笔强援)、鲁证己(吉鲁早已证明自己)……

足坛转会很正常,但阿森纳却总是留不住那些出色的球员,尤其是队长。从维埃拉开始,之后几乎每一任队长都很快转会离队。温格给队内顶级球星队长袖标,就是想要让他们安定下来拒绝来自意甲西甲或英超内部的邀请,然而越是有特权的球员,越容易不安现状萌生去意。连续7年有6位队长离队或宣布离队,阿森纳的队长袖标也几乎成了“转会通知书”。

而离开阿森纳的球员也经常能得到枪迷临别赠送的称号,比如“纳私利”、“范雄心”、“宋功名”,而最让阿森纳球迷伤心的还是“倒贴法”,作为阿森纳队史最年轻的队长,法布雷加斯为了加盟老东家巴萨,不惜自己掏钱贴转会费,开创历史的先河。

由于难以留住顶级球星,阿森纳这十几年的战绩总是难以重返巅峰,但另一方面球队的稳定也曾是独树一帜的,因英超前四名是可以参加欧冠的,而每到赛季后期,阿森纳就会尽显“争四狂魔”的本性,强行跻身英超前四。“四”这个数字已经深入阿森纳骨髓,在2013-2014赛季,阿森纳不仅在英超积分榜第四,而且进球数第四,失球数倒数第四,净胜球第四,赢球场次第四,平局场次并列倒数第四,输球场次倒数第四……做到了“四至名归”

“四”也是枪迷的底线,近来枪迷如此不满,甚至喊起了温格下课,恰恰是因为这两个赛季连争四都做不到了。

除此之外,温格的大衣拉链、4000万1英镑的转会标价等等各色段子、梗都从阿森纳,从枪迷那里飞入足坛,令球迷充满了调侃、娱乐的气氛。当然这些也往往伴随着枪迷的尴尬和无奈。

俗话说,球队越苦,球迷越文艺。AC米兰球迷就是其中的代表,但最近10年,米兰球迷的文艺风已经被阿森纳球迷盖过,越来越多的带着“枪手”标签的文艺创作频频出现。在国内著名的体育论坛虎扑上,阿森纳球迷正在掀起一场文艺复兴。远到“孔乙己”的改编“阿乙己”,近到上个赛季欧冠后的“酋长球场没有新闻”。还有“桃花源记之那不勒斯版”、各种古诗新编……可以说,古今中外,没有什么文体是枪迷驾驭不了的。而改变歌曲《兵工厂下》不仅听哭了无数枪迷,更是让许多其他球队的球迷感慨不已。

当年范佩西离队时,那篇《别范佩西》中写道“何人曾见当年月,何处婵娟不映门?一世红白青山远,从此将军是路人。”这样的诗句怎能让人不为枪迷感慨。

为何如此多的“文艺青年”会爱上阿森纳?有媒体评论称,文艺青年喜欢表达和抒发,喜欢自己构造体系,喜欢过贴近艺术的生活,不喜欢穆尼里奥式的成功学速成班。而阿森纳恰好具备以下气质:独立、唯美、脆弱、坚持、理想主义、悲剧。有人评价:“阿森纳球迷,都是诗人。”

近年来,皇马、巴萨、大巴黎、曼城的球迷数量增加迅速,而像阿森纳、利物浦、米兰双雄虽然球迷底子厚,但增加的速度却很慢,许多球迷都是追随了球队十几二十年,有了一定的年龄和对人生的感悟,而且对球队爱得深,这恰恰是文艺创意迸发的基础。而另一方面,温格如同大管家一样呵护着俱乐部,呵护着球队,在金元狂潮下,阿森纳虽然崛起困难,但也能守得故地,阿森纳的市值依然在足坛俱乐部中占据前五,他不会像昔日阿贾克斯那样沉沦,阿森纳的球迷很稳固。

那么2018年,阿森纳会迎来自己的春天吗?至少这个冬天,阿森纳球迷过得挺憋屈,张伯伦在利物浦踢得风生水起,沃尔科特也被送去了埃弗顿,下一个就是桑切斯了,再下一个也许就是厄齐尔。可与此同时,新的力量也在渐渐靠近阿森纳,姆希塔良和奥巴梅扬这对昔日多特蒙德的双箭头,很有希望在这个冬天加盟球队,如果能保持战斗力,加上赛季后期“争四光环”的加成,也许阿森纳还有机会回到那个熟悉的前四,回到欧冠赛场。

当然即便春天来不了,阿森纳球迷也不会焦急,毕竟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杜甫丢官,少了一个得意官吏,却多了一位绝代诗圣。枪手失意,少了一支理想主义的劲旅,却让足坛多了一份文艺气息,也是幸事。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